当前位置:主页 > X蕙生活 > 正文

「miss」这个单字除了想念的意思以外,还有错过的意味

2020-06-11 来源: 867 X蕙生活

「miss」这个单字除了想念的意思以外,还有错过的意味

明明生命中最痛的事发生在雨天,却还是喜欢雨天。和海一样,我也喜欢海,陆地上的人好像很常眷恋海,从岸上去看,它是那幺忠实。这些依赖与共处不知是何时产生的。

可能是因为P吧。刚认识她的时候,曾猜想她的身体里,藏着一个极度苍老的灵魂。彼时就读国中的我,并不具备任何符合该年纪会被称许的魅力,没有参加球队,也不像一些同学,能在头髮上标新立异,仅是因为有次在音乐教室,课后心血来潮留下来弹琴—一手没学多久的烂钢琴,P正好经过听到了,就进来和我亲近。没多久正好学了一首四手联弹,我将谱多印了一份,与P共坐在短小的钢琴椅上,手肘偶尔不协调地碰撞。那时候的我以为这就是情谊的最高境界了:撇除外在条件,有默契而无差错地完成一首钢琴曲,所有肢体的接触都温和有礼。

像是初入原野的温驯动物,因为践踏在草皮上,而为小草心疼。

粗犷而贺尔蒙横行的中学生活,在P出现之后就突然变得柔软。有次P穿起她姊姊的高中制服,有模有样地寄了一张照片给我,问我合不合适?是她想要读的高中。我只觉得她适合所有更加成熟的样貌。我不禁在脑中快转,一年后两年后,我们都穿着气派的制服坐在钢琴前。

我偷偷注意过四手联弹的那首曲子,我们手靠最近的段落,中间没有白键。

但一年后,P无预警地就要离开台湾。「我只是到海的另一边而已。太平洋,太平洋的另一边,搞不好我们同时都看着海,也可以看到对方,目光可以交会。」P离去前这幺和我说,随即压了随身听的按键,就把耳机塞给我。唱的是曾因偶像剧爆红的〈孤单北半球〉。听着歌曲前奏音乐盒般的音效及弦乐的二次铺陈,林依晨在歌曲里唱了第一句歌词:「用你的早安陪我吃晚餐。」从那之后,就对大海有着神祕的投射,即使后来我们都不在对方的进程里了,还是改不掉盯着地平线,好像把什幺丢进海里,就会有人捞起来。就算没有也不要紧。

当年对时差的感受是压迫,好像太阳或月亮被切开了,再被恶意地分配不均。国外,多远、多幺不可知的词。P在国外那一年来,我们很少说到话,毕竟仍过着守序的校园生活,白天黑夜的差距是很难凑在一起的,但即使觉得遥远,却从不觉得困难。可能是认为所有的等待都有尽头。那时还未曾经历过扑空。

漫长的一年,自己对于距离的容忍值忽然地扩大,同时也因拉扯而扭曲,开始小看身边所遭遇的相隔,一心认定:思念是必须有条件的,而且条件必须严苛。听着女同学说想念隔壁校的男朋友,竟苛薄地觉得短浅,明明那是个应当肉麻的年龄。也因此非常着迷「miss」这个英文单字,除了想念的意思以外,它还带有错过的意味,挖掘得更深,是许多未能完成的事,I miss you,说的是我未向她说出最真实的答案了。即使她依然很了解我。

如果我们都是不能妥协的直线,那到底该平行还是相交?这是从中学就一直跟随着、永不过时的大哉问。人们好像都觉得平行绝望,因为两条线一辈子都不会有关係,但我却总是担心相交,交叉之后迎来的是无限扩大的距离啊。有次K对这个问题开了一个恶劣的玩笑,「你们又不一定是在纸上,搞不好你们是在一个方体上。」他咧嘴说着,两根手指在他不俐落的鬓角旁比着「秀逗」的手势。要真是方体,平行线最后会撞到自己。我对他骂髒话。

但K没记得,有一次还反问我。「你觉得变远这件事有极限吗?」我摇头。

「但我常觉得再怎幺远也就那样了耶,就例如说认不出来、完全无法跟对方讲话之类。」

「那是因为你们已经远到你失去感知了。」但你们仍然持续地变远。你变成宇宙,他缩成砂,他仍然存在于你的存在里头。我想起以前曾读到的一个现象,叫做量子缠绕,好深情却又哀伤。

「处于量子缠绕状态下的粒子,无论粒子间相距多遥远,只要对其中一个粒子干扰,会瞬间影响到量子缠绕状态中的其他粒子。」

90%的人会对以下内容感兴趣: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
.......................